张赞宁:华盛顿与毛润之 天上地下

读《邓颖超日记启封:周恩来曾后悔给毛泽东抬轿子》感慨良多。不由令我想起美国的首任总统华盛顿来。华盛顿与毛泽东,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不可比也。
每当人们走进美国国会,第一眼看到的就是一幅华盛顿交权国会的巨幅油画。在交权仪式上华盛顿行的不是简单的军帽礼,而是90度的鞠躬礼。
看到这幅油画,我真的好妒嫉美国人。

美国人真是很幸运的,他们等来的是华盛顿而非毛泽东。

华盛顿一反打天下者必坐天下的惯例,打完仗就交出权力,立即解散军队,交权仪式结束华盛顿就回到波托玛克的农庄。
历来都是谁掌控了军队即等于把国家抄进了自个的袖筒。克伦威尔、拿破仑、袁世凯、斯大林、毛泽东、西特勒、萨达姆、苏哈托、博卡萨……无不把军队视为家产。逻辑很简单,用润芝先生的话讲就是:“枪杆子里面出政权”——失去武装即失去权力——失去国家——失去一切。
然而,华盛顿在经过了八年浴血将殖民者赶下大海后,对战功赫赫、九死一生的将士怎样按置?
华盛顿说:仗打完了,你们该回家了!
此时国库空虚,财政一片空白,连伤残员都没有得到任何犒劳和抚恤。如今,要他们回家,这是多么残酷,然而华盛顿做到了。他最后一次检阅军队后,要为国家实现最后一个军事目标——解散军队!
他说“国家希望你们回家去……国家没有恶意,但国家没有钱……你们曾经是英勇的战士,从今天起,你们要做一个好公民……”
他不能再下命令,而是以目光在恳求。
美国的第一代大兵,真的是世界上最可爱的人。没有他们就没有美利坚的诞生,但为了新生的美国,他们必须无言地离去——回到了自己的农村家园。

一个理念就这样安静地兑现了。没有例外,没有吵闹,没有牢骚,没有上访,更没有动乱和内讧,第一代美国大兵们就这样循着他们尊敬的统帅指定的“军事路线”,两手空空,一瘸一拐地回家了。
主动让权这并不奇怪,奇怪的是,在这“紧要关头”竟无人赶来挡驾,无忠臣联名奏本,哀求统帅“以万民社稷为重,万不可弃民而去……”
其实,擅长“成人之美”的好事者也有过,只可惜华盛顿死活不吃这一套。
1782年5月,在独立战争激酣之际,刘易斯•尼古拉上校曾上书华盛顿,对之从头到脚捧颂一番后,小心翼翼献上一“金点子”,取消共和,恢复帝制……应由将军本人担任新君……
收到这份从后门塞进来的厚礼,使华盛顿心情沉重,如同被学生贿赂的老师,感到痛苦、自责、羞愧不已。
他在回信中写道:您的来信,使我痛苦异常……我过去所为,究竟何事使人误解至此,以为我会做出对国家祸害最烈的事来,诚百思不得其解……你若仍以国家为念,为自己、为后代、或仍以尊敬我,则务请排除这一谬念,勿再任其流传,乃我之厚望也!
此时,离独立战争胜利尚有两年。

军人的纯洁性只能用来保卫国家和公民的幸福,军队从来就不是个人和集团的财产,军人只能献身于国防而不可用于内政;领袖本人首先是合格的公民,须随时听从国家的召唤,其权力随着阶段性任务的完成而随时终止。
合格的公民,华盛顿做到了。五年后国会竟选总统时,将华盛顿请到国会参加竟选。华盛顿经竟选当上了美国的首任民选总统。连任二届后,国会又选他当第三任总统,华盛顿坚决不就。这一传统一直延续至今,并为世界各国所效仿。

美国政治正是有了这棵“痘苗”,才避开了军事独裁的凶险。独立200年来,在国际上屡见不鲜的“枪指挥国”、“枪指挥政府”、“枪指挥总统”等武装判乱、武装政变的情形始终未在美国发生过。

1974年6月,尼克松因水门事件而倒运,当最高法院的传票下达时,白宫幕僚长黑格曾冒失地出了个馊主意:是否要调第82空降师来“保卫”总统?基辛格说;“你太不懂美国的国情了……坐在刺刀团团围住的白宫里的人,是做不成美利坚总统的。”
好鼓不用重槌,国务卿基辛格一句话就让这位武夫羞愧难当。
保卫白宫和保卫每一坐民宅的只能是警察,是永远轮不到军队的。

美国宪法明文规定:任何个人和集团都不得对军队发号施令,动用军事力量干预国内事务是非法的。军队只能是国防军,而不会沦为“御林军”、“锦衣卫”之类。
军人以服从为天职,但有了这个宪法,军人有权拒绝服从任何干预国内事务的命令。
尼克松最终低下了高傲的头……辞职下台。

绝对的权力造成绝对的腐败,但停止权力则会停止一个社会的发展。权力者爱护国家的最好方式便是适时交出权力。
与此形成明显反差的是垂帘听政!
垂帘听政就是表面上我已经把国家主席、党的主席都交了,但就是捏着军权不放,所谓还要对新领导“扶上马送一程”。中国的垂帘听政是有传统的,从世袭制开始就有垂帘听政,这可追溯到3千年前的西周,最著名的有吕后篡权和慈禧听政。

慈禧听政情有可原,因为光绪5岁、宣统3岁(均为虚岁),且当时的制度也允许。但今天的“垂帘听政”比起当年的慈禧却有过之而无不及,在反宪政反进步的路上走得更远。
垂帘听政是中国历史上最为落后、腐朽的封建糟粕,远的不说,从慈禧太后至今的百年中的五起垂帘听政,[1] 每一起垂帘听政都给中国带来了重灾!使中国一次次失去了走向光明、能屹立于于世界之林的机会。

200多年前黑格尔预言:过去的世纪是亚洲世纪 现在的世纪是欧洲世纪 将来的世纪必定是美洲世纪。

当时美国独立战争胜利才不过20年左右,底子很薄,百业待兴,经济、科技、教育、军事等方面均很落后。不仅落后于欧洲,甚至远不及亚洲。当时欧洲的许多政要、社会学家都对黑格尔的预言不屑一顾,甚至嗤之以鼻:“美洲想超过欧洲,这不是天方夜谭吗?”但很快黑格尔的预言就兑现了。

为什么黑格尔的预言很快就兑现了?黑格尔的预言不是占卜占的,他依据什么作出了如此精确的预言?

他依据的就是美国的政治体制,他看好的就是美国的政治体制比欧洲更先进、更民主、更科学、更合理。因此,美洲必然很快会超过欧洲
作者:张赞宁 2007.2. 10于 南京

张赞宁:华盛顿与毛润之 天上地下》上有1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