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老家参加老王的婚礼

昨天下午和壮壮一起回老家,晚上八点到丰县,保进来接,到家开了会卧谈会就睡了,早上5点就起床了,自来水没有水了,去保进家洗了个脸,拿了车钥匙去接甜到城里盘头,好久没有5点起床了,老家真冷,不过今天一整天心情特别好,好朋友爱情长跑修成正果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小全和冬阳从沛县开车来丰县找我玩,还真是第一次和他们走在我们赵庄的大街上,以前每次一起玩都是我去沛县,哈哈。 继续阅读

互联网带来的改变

从Google地球上可以看到,美国的城市外围散落着的别墅群绵延上百公里,我们姑且把这些地方称为农村,按中国的思维,我们首先好奇的是,住这么远,又不种地,上班是不是很不方便?

美国有3000万自由职业者,占总人口的五分之一,包括自由撰稿人,私人医生,自由律师,他们不用每天到固定的地点去工作,但他们必须得生活在城市的郊区,因为客户在这里。在互联网的时代,基于互联网的自由职业者越来越多,他们在家工作,客户在网上,交易是虚拟的,产品是虚拟的,他们甚至不需要靠近城市,只要有网络,哪里都可以。 继续阅读

我的美丽想法

在南京待了8年,有一定感情,在这里定居几乎是没有悬念的,但是从2010年下半年,想法改变了,想以后回老家生活。

因素有很多,比如:

1,我从小生活的房屋,打倒重建了,两层的农村庭院,非常宽敞,站在阳台上放眼全村及远处田野,视野甚好。今年春节与往年非常不一样,往年是过了年就想走,今年是真的不想走。晚上睡觉还计划着乒乓球室,台球室,K歌房,庭院里还能打羽毛球,像我这样这样长时间坐着,胖了,特别需要运动,经常盯电脑眼睛也不好,需要眺望远方,这是我萌生回老家生活的最直接因素。 继续阅读

小于相亲记

春节过后回到南京,一直忙碌到现在。终于有时间说说我的“男大当婚”的问题。

2011年的春节我去相亲了,第一个是我叔给我介绍的,我们两人去的,他的朋友的女儿,这是我第一次相亲,到对方家里寒暄一阵后她爸爸让我和她女儿到她房间说话,我们聊了五分钟春节晚会,我说你去忙吧。我们在回去的路上,叔叔问我怎么样,我说不太合适,人家太年轻了。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