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贝网郑立被公诉的启示

1,郑立是分贝网的CEO,被媒体称为80后新贵,得到过IDG的投资,上过中央电视台财富故事会。半年前由于网站经营每况愈下,做起裸聊网站,半年赚2000万。

2,几年前媒体把郑立当作创业楷模,现在成了反面典型。几年前的节目里郑立说“……”,现在的节目里原话变成了郑立曾得意的说“……”。

3,郑立的成功源于才干,他的失败源于蔑视法律。

4,郑立曾说过的一句话:“刚开始创业有7成把握,就要冲。别让风险成为你的负担,这样永远做不起来。机会早跑了。”

假如Google退出中国

1,这是中国政府严密监控、过滤互联网的方针与Google自由开放的信仰之间的矛盾

2,假如Google退出中国,关闭中国办公室,很可能会将G.cn、Google.cn解析到Google.com这个未经删减过滤的搜索平台上,意味着,Google退出中国并不代表它会放弃Google中国市场,更不会拒绝中国访客。

3,Google.com可以根据用户IP或操作系统选择是否使用中文界面,这样看Google并未离开,他只是不在中国设立办公室。

4,Alipay正在国际化,Godaddy都支持支付宝了,说明AdWords和AdSense的中国客户缴费和结算问题也不再是问题。

5,为什么可以这么乐观?因为AdWords和AdSense对用户有着极大的粘性,它是网络推广和网站创收非常不错的工具,而且这两个工具的后台本来就在com下。Google的访客多是高端用户,IT类用户更多,具都有着极好的用户体验,并不在乎域名是cn还是com,相对来讲,大家更喜欢com,更喜欢一个没有被过滤结果的Google。

6,Google如果真的去掉中国办公室,实际上是对中国暴政的羞辱,也再次证明了,Google是一个巨人般的公司,它让无数信仰自由的众生更加坚定的跟随Google,更加鄙视愚昧、封锁、限制、笼。

南京鸡鸣寺、栖霞寺之游

1,1月5号下午2点,在鸡鸣寺结识了蔡师傅,蔡师傅一个人从厦门来专程礼佛,已出来10多天游了五六个城市,他让我帮他拍照,于是我们认识了。

2,这位50多岁的居士,浑身是智慧,我们聊历史、政治、并从物理角度看宇宙,甚至还聊了面相命理、易经八卦。我说我向朋友说我认为人的命天注定,遭到不少人的嘲笑。他说,命理的存在是千真万确的,他随手指了指远处的工地说,那些工人难道不是很努力吗?为什么得到的却很少?无论他们多努力,都不能摆脱以体力劳动为代价获取微薄收入的命运。我们又聊起面相,他说,面相有道理,它是一门无法做到完全精确的统计学

3,1月6号上午10点,我们在火车站见面一起做南栖线去郊外的栖霞寺,一路上我们聊了很多,聊了最近的互联网风波也聊了佛山的瓷砖(他的生意),从瓷土的过度开采聊到改革开放30年畸形的经济发展,又聊到文化大革命,紧接着聊起蒋经国和李登辉的民主之治。

4,中午我们在寺内的素斋馆吃了些素菜,饭间他接了两个国际长途,他没上过几年学(自学)却能讲流利的英语着实让人佩服。

5,这两天非常充实。我请了一本《佛说大乘无量寿庄严清净平等觉经》回家攻读,我对佛的认识在这两天有了一定的转变。

快乐只有一瞬

1,年龄多大不重要,只要离开学校在社会呆上三年,你就会自然而然的思考人生是什么?是不是就是赚钱?赚钱是否能让你快乐?显然不能,只会让你变得机械。打工也机械,创业也机械,似乎一切都是机械的。看上去你能左右很多,事实上你左右了什么?不说他人和社会,我们连自己都无法左右。

2,昨天的会上有人说了自己追求的三个自由,财务自由、时间自由、人身自由。事实上这个追求的目的是希望能最大化左右自己。这个追求也是我07年下半年设下的一个小目标,09年基本实现自由小康生活,但,并不快乐,反而觉得孤独,觉得这样很没意思。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活法,不要轻易羡慕别人,明星博客中一些各地旅游飞来飞去的照片,似乎反应了他的人生精彩缩影,但我相信他是身不由已和不快乐的,他一定希望安定。但我又相信,那些安定的人,一定想飞。

3,有些嘉宾一开始谈网站,接着自然而然的扯到人生了,网站的运营之道就那些,专注一年就能吃透,但在人生这个话题面前,我们实在太渺小了。

4,不得不承认,在我们的漫长生活中,快乐只有一瞬。古人已经总结了,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说的直白点,花烛夜的快乐也只是完事前的一瞬,金榜题名时也只是看到你名字的一瞬,过了这一瞬又开始换一种方式过着百无聊赖的生活。

个人站长专心工作的2个技巧

1,在开始工作前,关闭即时聊天工具,关闭邮件客户端,关闭RSS阅读器等一切让你分心的软件。如果每5分钟被打扰一次,将永远无法进入工作状态。

2,制定当日工作目标,把目标限定在一个时间段内完成,如果不限制时间,便会直到用完你所有的时间才会完成。

3,坚持21天,习惯即可养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