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AdSense的有趣讨论

经常去一些论坛学习,看看别人在讨论什么,有时候会发现一些精彩的言论,记录如下:

AdSense K你的时候,你如果心痛的是那些美元,而不是自己付出的时间,那你这辈子肯定不会有出息。

仔细想想,非常正确。

20多个账号一个都没有作弊,如果作弊了死全家。

在账号的数量上,已经是作弊了。

XX广告联盟完全是个骗子,我刷了2万多块,它一分都没有支付。

无法想象,这话竟然是图王大哥用他那胖乎乎的手在键盘上打出来的。

教大家怎么刷gg,不是作弊方法

“刷”字已经涉嫌作弊

同学的女朋友和他吵架了, 女朋友狂点他网站上的广告

我反而觉得他女朋友很可爱

Y简直侮辱了我们作弊一族的智商

据我观察,能赚到钱的作弊一族智商都不低,且方法各式各样

我的网站要通过gg赚很多钱,然后在美国上市,最后收购Google

某论坛一位拥有远大理想的朋友

在多的钱,在你没拿到手里之前,只不过是些阿拉伯数字!

昨夜500美元的损失已经验证这哥们此话不假

用百度的流量去赚Google的现金—就是人们常说的流量就是现金

初听是对的,实际上这是最不值钱的流量,当你想到每个IP的背后都是一个活生生的人,这时,你的站长思维才开始成熟。

如果你对进一步提升AdSense感觉很吃力的时候,可以去研究下Adwords

这对我是一个提醒,只有做过网站主和广告主才能产生更多好的idea

本司专业代申请AdSense。

自08年初解除AdWords推介后,衍生出的一个新行业!

2008年10月24日,我的21周岁生日

记忆中,没过几次生日,能想起来的,只有2000年13岁秋天,给父母要了些钱,与同学在一个小楼上包了个房间,那天去了很多人,大家在一起喝酒甚至抽烟,在女生面前故作潇洒。那是玩得最尽兴的一次生日会。

在那时,生日对我来说,只是一个朋友聚会玩乐的借口

现在生日对我来说是个提醒又长了一岁,你都做出了什么?

尝试在阿里妈妈上投放广告

发布了两年半的网络广告,今天做了一把广告主。

从07年开始陆续听人讲,站长就像一群网络民工,赚着史上最低的回佣“网络广告费”。今天第一回做广告主投放广告,
此次投放广告主要是招聘一些远程兼职。效果另人满意,因为之前我也曾试过到一些网站去发布信息,但是实在太麻烦,效率不高。

广告价格定为0.1元,充值30元人民币,20日广告审核通过,21日正式发布,截止21日23时,广告消耗4.05元,前来“应聘”者12人,确定意向5人,2人待定,其余不符合要求。5天,可招满25人。


实际上竞价销售,是作为个人站长而言,最好的赚钱方式,中文广告单价0.1元,试想,如此精准的目标客户到达率,每个才0.1元,只要你卖的产品利润超过10元,广告文字设计合理,想不盈利也难。比如,我在06年发布Keyrun广告,当时的MaxMan老板,据说现在身价已是千万级,他所宣称的美国第四代产品,果真能增大增粗吗?其实作为销售方,只要客户吃了不缩小,就心满意足了。这种产品,生产成本和广告成本都可以忽略不计,一个客户1毛钱,怎能不赚钱?

当然我们要学的只是MaxMan的市场精准定位及对消费者心理的捕捉,然后用低廉的网络广告去推广我们的产品,用低廉的网络广告去提高我们的办事效率。

共产主义、平均主义和共富

9月20日写的《共产主义就是空想乌托邦》没想到有人阅读了,而且作了评论,虽然是反对我的观点的,但仍感觉很开心。

看了评论者在人民网写的一篇文章,《“共产”不是共产主义的目的》,很有兴趣与这位同志辩论一番。

作者观点1:“共产”不是共产主义的目的

就是说,共产是共产,共产主义是共产主义,那么共产是什么?共产主义是什么?二者的区别是什么?既然共产不是共产主义的目的,又为何用“共产主义”一词呢?

作者观点2:共富可以实现

我觉得不能理解,人生来就有许多差异,人的能力,智力,学习力均不相同,创造出的财富当然也不相同,给予社会的价值自然又不同。从目前的趋势来看,两极分化越来越严重,穷者越来越穷,富者稍微努力即可使财富增倍,人的共富实现,只能理解成每个人都能解决温饱,而无法达到财富数量的一致,这一点毋庸置疑,作者也否定平均主义,应该也是同意我以上观点的。那么应当如何理解“富”呢?“共富”中的“富”我认为是相对而言的。如果这社会通货不膨胀的情况下,最穷的人拥有个人财富500万,一般公民拥有3000万,富者高达3000亿,那么这个500万在这个国家依然是个穷光蛋。因为别人出门可以开直升飞机,他出门只能开宝马,别人可以花1亿去月球旅行,他只能游游新加坡,难道不是那个时代的穷人吗?穷富永远是相对的

另一方面,共产主义社会里有大街吗?大街用清扫吗?谁扫?

作者观点3:国有化即是人民有化

众所周知,美国资本主义是藏富于民,实际上开放后的中国正在朝着这个方向努力,银行业与航空业的开放,使民营企业得以进入正是藏富于民,让市场主导经济的进一步推进。新中国成立之初,生产资料国有化,并非作者所说“人民有化”反而是将原本属于人民的东西集体没收,让人民干活,然后分发些食物充饥。人民什么都没有,甚至没有自己家做饭用的锅,这能叫“人民有化”吗?

延伸一点,那个时期的现实情况并非人民当家作主,人民并没有感觉到国家是自己的了,相比民国时期,更没有国家的主人的感觉。国是国,人民是人民。界限很明显。

作者原文部分摘录:
资本主义国家的人人平等,有选举权和被选举权(但等于无,因从一些角度看,其可能是有钱人的游戏),人民各自赚钱,可能通过税收补助赚不到钱的人。共产(社会)主义除上述政治权利外,还存在生产资料共有(国有、民有)制度权利。

就算是资本主义国家的选举权是有钱人的游戏,但是有钱人是懂得如何搞好经济的。在我们这个社会主义国家,不说被选举了,你选举过谁?这两样权利你根本没有。

生产资料共有,其实也就是你根本没有。

再说生产资料,比如一台拖拉机,此机谁都能使用,那么这机器是谁买的?你或许会认为是政府买的,可你忘了共产主义社会里没有政府。

和大伙一样,我从小受马克思主义教育,现在却来反马克思主义,自认为,这说明了我的求实,而不会为了别人说他是真理,而去为了别人的结果找论点。这一点我感到骄傲。

其实推翻马克思很简单,学点经济学就会给你答案。

十一国庆,南京大屠杀纪念馆的变相收费好时机

上午与表姐在夫子庙邮局取了西联款,之后云江东门纪念馆陪她参观。

这里是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原本是收费的,后有外国媒体质问:在中国受一下爱国教育也收费?既而改成免费参观。馆本身并不大,一些抗战时期的资料,和一些遇难者的白骨,也确实没有收费的必要。可是10.1假期游人如织,馆方开始考虑从这些人身上弄钱,门票收不成怎么办?他们发现来参观者大部分都随身带着包,于是决定不许带包进去,必须把包寄存在馆方,一个包3块,结果就出现了人挤人纷纷寄包的场面,从进入内门口,到成功把包寄放约需要20分钟,把整个馆参观一遍也不过30分钟而已。

为什么我说寄包是变相收钱?

1,平常时间里去参观,人也少,不需要寄包。人多了开始寄包了。

2,馆内所有物品都是可远观而根本无法亵玩,要说游客能拿走什么,只能是没有放在玻璃背后的何应钦签字时的板凳。

我们都在为搜索引擎免费供稿

没有搜索引擎的网络世界,大家靠友情链接交换流量,每个网站的地位是平等的。当搜索引擎的出现,似乎所有网站都成了引擎的供稿者,而且是在争先恐后地供稿。

站长可能不会想到,网民通过引擎找到所需文章,功劳全在引擎,越来越多的网民只记网站名称,很少去记网址。尽管如此,尽管是万千个人网站成就了搜索引擎,可是今天我们信任引擎,把所有流量都寄托于引擎,为引擎做优化时,却饱尝被引擎封站的苦恼。如果,搜索引擎对你封站,站点的访问量就变成零,这种网站还有意义吗?

然而,这支供稿大军却越来越强大了,越来越多新人站长去加入这批大军中,像无头苍蝇一样,把引擎放在高山仰止位置,顶礼膜拜,为其贡献血液。

刘韧说:

我做了18年记者,自认是个好记者,但我发现记者的奶酪被人动了大半。
你写的任何一篇文章,Google上都有,你没了,它快照里还有。
你给自己的文章贴了很多标签,以期得到更多阅读,Google分词则将你的文章肢解到最小单位。
内容的价值至少已经被Google掠夺走50%以上。

23号的南京站长会议归来,让我陷入3年站长生涯最长久最全面的思考中,从互联网的赢利模式,至个人站长的垃圾站运营,收入,长远意义,这让我真正的从做垃圾站的苦海中脱离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