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这样搬来搬去

基本上我属于居无定所的人,所以到现在,我都没有保留住任何值得让我看到就可以回忆起一段往事的东西。

出生在丰县赵庄,在赵庄生活了十年,去沛县生活了一年后又回赵庄,一年后又去丰县城生活了半年,住在舅舅家。半年后又去了沛县生活了三年。

而赵庄老家,自从12岁那年起,那个院子基本上没住过人,院子里长满荒草。

从11岁开始至今,每年的暑假在南京度过,在南京仍然没有固定的家,始终都是租房住,从11岁至今年21岁,十年中,在南京搬了至少七八次,每次都会丢失一些东西,每年的春节又收拾一通回丰县,每次回去,都要扔掉一些当时看似应该扔,扔过却觉得可惜的东西。

今天,又从江东门搬到了秦虹路。乱七八糟的东西,收拾东西时让人不知从何入手,早已厌倦了这种搬来搬去的生活。可后天,我必须还要出去找房。

明天要忙碌一天,去江东门收拾一下还未带完的东西,整理一下网站,去农行领取广告费。三月一日出去找房,做工作室用,开始我的计划的第一步。

与小崔结账

下午陪妈妈去大明路风光里小区结账,小崔是妈妈的多年合作伙伴,小崔公司的老板是大崔,也就是他哥哥,小崔负责公司的采购。

此次是结算上次的材料款15000元,妈妈接过款从中抽出一千圆塞进小崔口袋里,以此争取下次的合作。

小崔家装潢的不错,本身就是搞装潢的,自己家肯定不会赖。他老婆真是个热情人,非常懂礼貌,到他家坐客,会觉得很舒服。

在三四年前,我就认识小崔了,每次见他都是在与妈妈争执材料的质量问题,非常严肃,我当时觉得这人很可恶,现在算是重新认识了,他人真不错。

清晨七点钟回到南京

由于货车超载,颠簸的厉害,速度只能放到60码,到南京已经清晨7点多了。车主给他的一个外甥打了个电话,让他在前面带路,如果有交警马上电话通知,我们好调头(货车只能在夜里进城)。车主的外甥是在南京跑货运的,开着一汽佳宝。

一路畅通无阻来到了工厂,我和两个驾驶员开厂里的普桑去吃早点,回来后,工人们已经把木材卸完了。

我回到江东门,随便吃了点,然后去天际网吧上了五个小时的网,回到家又把电脑网线接上,只能连通路由器,却上不了网。

至此两天一夜没睡觉,倒头便睡了。

压货回南京

有些突然,下午我和保进正在我家聊天,爸爸突然打来电话,说买了一批木材要运到南京,他没有时间,让我作为货主跟车先回南京。

可这时候,说实话我还没有想到是要在赵庄搞工作室还是一定要去南京,因为网络的东西没有地区的限制,李兴平同样在农村里搞出了价值五千万的网址之家。

可是我还是妥协了,半小时候爸爸把我接到城里,木材已经全部装上车了,爸爸陪车主一起买了育林基金,然后交待了一下就离开了。

由于货车超载,在电子磅上称的是连车重13吨,走到华山,被华山林业上的警察查住了,一开口要价一千,后来车主与他们讨价还价,交了三百元就走了。

车子开起来真的很吃力,起步的时候只能点油,一点点颤着给油,到了大概是淮安地段,有警察示意车主停车,车主拿出二十圆从窗口塞给他,警察示意我们可以离开了。

这场景是我能想象到,但是从来没见过的。(回南京后补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