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保进和西西回丰县

今天中午去送保进和西西回丰县,本来昨天说是做七点十分的车,可是昨晚睡得太晚了,早上没能起来。

我们赶到西站买好票才发现是从南京站坐车,于是又赶到南京站。到了站收到某女生的短信说是昨晚梦到我了,我随便说了感谢的话。送朋友上了车,又去湖边上欣赏了一下美景,不知不觉,一天就这样过去了。

这几天过得挺舒服的,与朋友在一起的感觉就是好。

心里空虚无助

怎么会突然觉得空虚,怎么会突然觉得无助?这是怎么了?

我究竟需要什么?

为什么你会把错误的行为当成圣旨一样让我去做?你不知道我做楼梯完全是帮你吗?

还有你,为什么你听不进别人的话?

我手上那么多资源,那么多大客户,随便找一个好厂家都可以一单生意而致富,可我还是选择与你合作,因为你是我的父亲。

为什么你不觉得做了十几年生意,还是原地踏步,而应该找找原因吗?

你总是说这个人不能用,那个人不能用,甚至在背后说他们,而现实是每年春节过后,没有一个愿意继续跟你干,是因为你有太多的缺点,没有领导能力。就这样,还不应该虚心吗?

别人喝酒是在谈生意,你喝酒是喝点闷酒。天天如此,顿顿如此。

想干大,最好的方法是去学习,读一些前人的创业史,读一读经营管理方面的书。广交朋友,谦虚点去向别人请教。可是这样的话我只能写在日记里。如果我说出口,换来的是“去,哪有你说话的分!”

看来,我真的应该去为了实现自己的理想去做自己喜欢的事业。不能再这样了。我都快疯掉了。

感谢爸妈的养育之恩。不管怎么说,其实他们都是好人。只是十几年来,做了件超出能力范围的事。

雨过天晴架小船

一只犁牛半块田, 收也凭天,荒也凭天;
粗茶淡饭饱三餐, 早也香甜,晚也香甜;
布衣得暖胜丝绵, 长也可穿,短也可穿;
草舍茅屋有几间, 行也安然,待也安然;
夜归儿女话灯前, 今也有言,古也有言;
雨过天晴架小船, 鱼在一边,酒在一边;
日上三竿我独眠, 谁是神仙,我是神仙。

在网友的资料里看到这样一段诗,非常喜欢。这种与世无争的境界必须经历一些事后才能完全悟到。
物质的东西不是生命的全部。追求的再多,到最后留给世界的只有驱壳。

我的两个网站被黑

最初是在我的和讯博客上发现的,打开博客,状态栏的URL跳个不停。即使不装卡巴也能看出被挂马了。

我的和讯博客iframe了我的建材站上的文件,所以初步判断是我的建材站被黑了。因为要黑和讯的博客没那么容易。

来到建材站,果然杀软报个不停,不一会CPU占用厉害,将近死机。能入侵我的建材站,此黑客一定也不同凡响。

我的网站据我所知安全得很,程序的已知漏洞都已经搞定,并且这个程序使用者不多,默认的密码和后台路径都改的气死黑客,自己就玩这个,还能不看好自己的门吗?

于是去了我的一个论坛看,这两个网站是与人合租的服务器。这论坛果然也被黑了。与是我判断是某个菜鸟的程序有洞,而坏了同服务器上的所有网站。我的判断是正确的。

看来要想万无一失,还是要有自己的服务器才行。

睡到十一点去学车

昨天晚上与表哥一起看了两部电影,一部是《山村老尸2》,另一部是《我们俩》都蛮好看的。

《山村老尸》是鬼片,两天前看了第一部,结局部分好像有点仓促,于是心想应该有第二部,于是在网上找了找果然有第二部,第三部也已经出来了,于是赶紧Down了下来。

《我们俩》是一部情感片,挺好看,讲的外地人在北京读书的学生在外租房住,与房东老太发生的一些事情,实际上都是一些琐事,不过蛮真实的,在外租过房住的朋友都会深有同感。同时,我注意到女主角很好看。我可能会比较喜欢这一类女生。

两部电影都看完已经接近十二点了,今天早上十一点,狮麟驾校的张教练打来电话,让我赶紧去练习,他说早上就准备给我打电话的,但又想到我可能在被窝里,怕搅了我的好梦。我说我七点就起来了。

今天练得蛮好的,从扬子江大道开到奥体中心,开车得感觉真好,我得努力,争取25岁前还完房贷,剩余的钱再添辆车。

接到上海某猎头公司的邀请

今天中午12点,收到上海的电话,我平时很少与上海那边联系,我习惯性的以为是Minpei Zhao打来的,结果出乎我意料。

谈着谈着渐渐明白了,是上海的一家猎头公司受上海某网络公司委托,为公司寻一位网络广告销售主管,然后这个猎头公司看到了我的建材网,然后找到我,咨询我目前的状况及意向。

我宛然谢绝了对方的好意。

现在大多数的网络公司因搜索引擎的到来至今没有很好的调节自己网络的架构和运营模式,这些网络公司会渐渐销声匿迹。而自己只是奉命完成领导的指标,拿不到决策权,这样于我来说毫无意义。

检测网站扫不到后台怎么办

找不到后台是许多菜鸟在检测网站时遇到的最为乱心的一件事,尤其是扫出注入点,表名列名,得到MD5明文离成功仅差一步之后,扫不出后台更是让人会抓耳挠腮。

据我观察,能扫出后台的大多数是一些企业官方站点,或是政府站,这些是最容易入侵的站点,因为他们没有专业的人员去维护。而个人做的商业性网站一般很难找到后台,因为大多数个人站长都是业余黑客,他们不会去入侵别人的时候还开着自己的后门。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可以借助FlashGet探测他的WEB空间里都有哪些可疑的文件名或是文件夹名。比如www.xxx.com/xxxadmin
www.abcd.com/abcdadmin或是www.123.com/a_login.asp等等,这些在旁注工具的内置里基本是没有预配,也无法做到预配,我们可以根据网址自己开动脑筋。

检测的过程总是另人振奋的。

昨晚梦到初恋女友

昨天做了一个梦,梦的主人公是我的初恋女友,确实,她是我无法忘记的一个人。就像谁都能说出世界第一高峰是珠穆朗玛,却不知道第二高峰是哪座一样。“第一”给人的印象总是那么深,于感情,亦是如此。

壮壮有了一个东北的女朋友,两个好像很幸福。保进也又有新欢,换女友像换内裤一样频繁。而我即没女朋友也没事业,有的仅仅是对未来的良好愿景和一些启动资金,别无他有。

我恨楼梯

上午去江东门狮麟驾校去报道,之前两个月就已经贴出这里要拆迁的公告,可当时我还在光华门做生意,抽不开身去学习。大概是四月份去报得名,最后只剩下路考的时候,我突然去做起了楼梯生意。现在算是解放了,可现在一想起那些还未安装的楼梯,脑子还是会有些乱。

下午去了趟上海路的南京商业银行,办了房贷的手续,签了合同,他们让我等通知。那我就只能被动的等了,谁让钱少不能一次性付完呢。

明天上午八点要去驾校学车,学完车,在十二点之前还要赶到江宁去签一个楼梯的合同。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完全与楼梯脱离开关系,为什么爸妈非要强迫似的让我做不喜欢的事,为什么从丰县来的人只能搞搞装饰建材之类的劳力活,为什么不能开动一下脑子,都信息年代了为什么非要让自己的下一代也从事这样的生计。为什么我的网站能够收到广告费他们都不给予支持,不觉得应该放开手让我大胆的去做。

如果我有孩子,首先孩子能有自己的想法,我就已经知足了,孩子如果要求要去干一番自己的事业,我更会全力支持,哪怕自己身无分文砸锅卖铁也会支持儿子大胆去干,赔了也没关系,其实他这股干劲已经预示着他将会成为一个有作为的人,我还用担心什么?

楼梯。。楼梯。。手工。。。工业。。制造业。。出劳力。。。为什么?

有句话说得好,穷人学技术,富人学管理。穷人穷在思维模式,穷在为电视剧情节而啪嗒啪嗒掉眼泪,而有作为的人只看新闻,浏览与自己的行业有关的网页。。我现在的压迫感谁能明了?

若真像爸爸安排的那样,做楼梯,娶妻生子,生的孩子再搞楼梯,到时候我现在的这份雄心壮志,怕是用百度也找不到了。

早上四点被渴醒

早上四点被渴醒,也没有茶了,动静大了点把妈妈吵醒了。

我自己在厨房弄吃的,先放点油,油好了之后放了三个鸡蛋,再放水放盐,一会就能吃了,即解渴又解饿。这是我在被渴急的时候又一次的重大发明。

这次的菜谱我已经记下,味道挺鲜美,下次还这样吃。

现在是四点四十分,刚吃过美味,特此开电脑写这篇日志纪念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