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真的用了功

入学这段时间,每天晚上学到深夜,早上四点多起床,每天都很充实!

充实,这是与读中专时最大的一个不同点,感觉脑子里每天都有知识在进去。

但是父母那边,最近好像感情又不怎么好,爸爸的意思是让我在他身边,与他一起做生意,而目前我确实觉得自己懂得的东西太少了,需要吸收一些知识进来。

对不起了爸爸。从投资的角度来看,我这样做是值得的。

鸦片乐队成立

我们商量了一下,于是鸦片乐队就成立了。我任主音吉他手,并负责词曲创作兼编曲,保进任节奏吉他手兼主唱,由壮壮来拉二胡。汗!

乐队没有实力,也称不上摇滚,只是娱乐而已!

如果音乐是一条河,淹死我算了。

我成了一名高中生

奚主任是爸爸的结拜兄弟,在爸爸那帮兄弟里,有许多都是做老师的,其中一个是镇上初中的校长。奚主任是在教办工作,不过是赵庄教办。

我入学是由他介绍,他与校长是老表。我被分在高一最好的班里,一班。保进在2班。我在1班最后,他在2班最前,实际上我们只隔了一道墙离得蛮近的。

徐州我来了

在徐州丰县下了车,包丢在了出租上,急的满头大汗,车是停在舅舅家饭店门口我们下车的,包带得太多了,落了一个在车里。

舅舅也急,又是找出租车公司的电话,又是在路边一个个观察出租。

原来这世上真有拾金不昧的好人,人家把包送回来了。很高兴!

《所谓青春》的初稿敲定

长篇小说《所谓青春》初稿完成(约12万字),由于父母在时间上对我的限制只好草草收尾,所以这部小说有许多令我不满意的地方,令外初稿比原计划少了五万字!

最近这几天,几乎以每天一万的速度在写,只是想大致把这个框架写好,写到酣畅处,饭也不吃了。

明天就要去徐州了,回去读高中,这个决定我做的蛮快的,好像就是在脑子中一瞬间而已。但是对自己的很负责的一个决定,我不可能像他们一样去刷盘子,临时的也不行。

我退学了

 正式退学了,今天到学校去了趟,交上退学申请书,老班看了看说,我写的不规范,没有明确要退学的意思,我说既然是写在退学申请书上的,能有别的意思吗?最后还是在“望学校批准”后面又加上“毕业证书也不要,从此退学”这几个字。
  老班带我找了高主任牵了字,并向他说我是班上很好的学生,要决定读高中去了,高主任了解了一下我的情况,签了“已决定上高中,同意退学”,又来到校长室,潘校长说:“要去读高中了是吧?”我说:“嗯!”校长也签了字。
 
  然后又来到财务室,老班要会计算一算要退给我多少钱,会计说了一大堆,听起来蛮复杂的,我说学费本来就不多,算了吧。又来到复印室复印了三份,学校留一份,老班一份,我自留一份。老师祝我高考时考出好成绩,我说谢谢!一个人走出校门外,等了好长时间本来想做61的,可是92先来了,索性上了车到网吧,从早上一直坐到晚上,中间出去吃了顿饭。
 
 
  刚才到打印室想把退学申请书扫描一下传到博客里,我说多少钱?
  五块!
  算了吧!我说。
 
  不是付不起那五圆钱,而是看不起这些开店的年轻人,见纸上有个印章就大肆开价,我要走时店主说,哎,哎,给你便宜点!我一笑走了,只听见一串埋怨声!

退学申请

今天五一假开学,一早赶到了学校,把班级日志和网页制作课的考勤表交给了老班,上午四节照常上课,一二两节是电子商务,还是老样子在机房上网,甚至玩泡泡堂,让人很难想象这是在上我们最重要的专业课,其实什么专业不专业都无所谓,中专的电子商务上课内容就是教大家如何上网,认识网络广告,从开学讲到现在,依然是老生常谈,乐此不疲。

三四两节是网页制作,老师习惯性的让我打考勤,我说我已不是课代表了。

下午没上课,领了《退学申请书》就回家了,明天填好交上去,等待审批!

2006年5月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