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茫

我已经懒得去想关于未来的事情了,未来是个令某些人不由自主的裂开嘴笑却让我这样的人缩作一团的词。

  我是个从小就有理想的人,七八岁时的理想是长大后要当孙悟空,这个理想很单纯,像我这种人无不非就是想做个要什么只要说声“变”就会来到的懒人。读小学渐渐懂事的时候我有了真正的理想,做个企业家,要超嘉诚,超盖茨,我那时候名字叫于超超,很有意义的名字。读了初中又觉得人若能年少有为,是件将来老了回忆起来很有意义的事情,直至如今,我仍然碌碌无为,即时有为也早已不再年少。

继续阅读